段子手艰难复健,CP可逆/互攻/无差/不拆

[伪装者][台风/楼诚]老师我有个问题 番外(下)

番外之我有男朋友了(下)

到元旦那一天,明镜带着司机早早出门了。他们是去接他们的远房表妹阿香。阿香在法国一私立女校念书,说好了这次元旦也回来吃饭。明氏夫妇遇难时,她的母亲是随行翻译,同在车上未能幸免。后来阿香父亲再婚又育,发生了诸多不如意的事。明家得知后干脆把这个小女孩接回家照顾,又担心她留在国内触景伤情,就送她出去散心。

明诚在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,明台给他打下手。至于明楼,他自然是端坐饭厅看书的。“君子远庖厨。”他气定神闲地说,喝一口咖啡,翻一页书。明台虽然不满,也只敢在暗地里切了一声,然后把菜板上的鸡肉剁得稀碎。明诚虽然不满,但是知道他是不敢和明楼独处一室,所以只是夺了菜刀,打发这位小少爷洗菜去。

冬季天黑得快,未到饭点,窗外已是一片柔和的暗夜,远远缀着数点寒星。庭院的灯光照在积雪上,令白雪似乎都泛出暖暖的黄色光晕。

门铃响起来。三人的动作都为之一顿。既然会摁门铃,那必然不是明镜他们。可是来人又是如何通过大门的呢?

“我去我去!”明台喊。

“站住!”明楼呵斥一声,“阿诚,你去。”

明诚应了一声,和明台交换了一个眼神,然后擦擦手脱了围裙,就从厨房出去。他走过客厅时随意瞥了一眼落地窗外,看见一台黑色轿车悄无声息停在院子里。问题是这车实在是太眼熟了。虽然看不清车牌,但是他可以肯定这车就是明楼前两个月买的那台。买的时候还是他去提的车。

而经常和明楼换车开的朋友只有一个。

明诚回到饭厅门口,止住了脚步。明楼眼角余光瞥见他,遂合上书,抬起头问:“来了?”

明诚点点头。他欲言又止,脸上流露出不忍的神色。面对一脸疑问的明楼,他吞吞吐吐地说:“过节呢。别太动气。”

明楼没来得及明白什么意思,就见明诚身后转出一个人来。

“老师!”明台从厨房探出头来,见到来人立刻满脸放光,眼睛亮得像星星。

明楼转过头去一看明台这个样子,哪里还不明白,登时什么都明白了。

明诚则绷紧神经,准备一等明楼有所动作就拦住他。

没想到明楼并没有如想象中般暴跳如雷。他还坐着,只是冷笑了一声。

“王教授。”

“明校长。”

两人互看了一眼,空气一时凝固了。

“车我给你开回来了。”王天风先说。

“有劳。”明楼还是冷冷的。

“你还好吗?”

“不好。”明楼终于纡尊降贵似的抬眼看了一眼王天风,“我朋友竟然和我弟弟合起伙来骗我,我能好吗?”

王天风眯眯眼睛,他本来就眼尾细长,眼睛一动就像微微一笑:“压根儿就没告诉你,怎么能叫骗你。”

“大哥,说了今天过节呢。”明诚眼明手快一把抱住往前冲的明楼。

“王天风你还要不要脸!”明楼勃然大怒,奈何他被明诚抱得死死的,一步也前进不了,“你居然敢搞我弟弟!还居然还敢来见我!”

“你居然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。”王天风纹丝不动,镇定自若地说道。

“现在是你欠我的!”明楼更激动了,差点就从明诚怀里挣脱,“你问过我吗?”

“我欠你什么?我问你什么?”王天风睁大眼睛,一脸无辜地说。

“那是我弟弟!”

“说得好!”王天风鼓起掌来,“那是你弟弟,又不是你对象。”

“你混账!”

“你也混账!”

明诚被拽得一个踉跄,略松了松手,明楼就往王天风的方向冲过去。王天风也反应极快,他顺势甩出手套,正中明楼面门……明楼脸都气歪了。

“老子今天要剐了你!”只听他怒吼一声。然后两人扭打在一起。

明诚一时又是心疼又是好笑,但又怕他们真的打起来,转眼见到明台举个饭勺呆立在那里,当即轻斥道:“愣着干什么!还不快过来帮忙!”

帮谁的忙?谁落下风了?明台差点就问。他第一次看见这种场面,被吓住了也是可以理解的。接着他见到明诚挡在两人之间,把明楼朝后推,他也赶忙跳过去一把抱住王天风,锁住他手臂不让他乱动。

明台年轻力壮,王天风挣扎不得,他索性放弃,倚在明台怀中,口中仍旧不停:“今天过节,我放你一马……”

“你放屁!”明楼口下也毫不留情,“我念你是病号让着你,要不然就凭你,竟敢糟蹋我弟弟,我打得你门都出不了。”

“我就糟蹋他了,怎么着?”王天风接着挑衅。这下连明台也笑了。王天风感觉到自己又被搂紧了些,后背贴着明台因忍笑震颤的胸膛。

明楼气结,他又挣扎起来,明诚力气不如他,被他推得后退了一步,就忍不住叱了他一句:“别闹!”语毕只见明楼一愣,睁大了眼睛看着他,他连忙温声软语哄道:“大姐回来了看见怎么办,成什么样子。”他摸摸明楼额头,“生这么大气,一会儿又头疼……多大点儿事,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吗?”一边说一边把他推到椅子边坐下。

那边明台也把王天风拖过来坐下。四个人大眼瞪小眼,明诚咳了一声:“明台,跟我去看看鸽子汤炖的怎么样了。”

明台起身跟去了厨房。他掀开紫砂锅看了看,汤咕噜噜如泉涌,热气蒸腾,香得他直流口水。他重新盖上,和明诚俩人倚着流理台玩了好一会儿手机。明诚估摸着差不多了,就叫明台去摆餐具。明台出去的时候他们正好说完最后一句话。

“你如果和他分手,我们十年的朋友没得做了。”明楼盯着王天风,慢慢地说,“你想好了。”

“你以为我没想过吗?”王天风反问。

明楼长叹一口气。两人一时无语。

正在这时,传来明镜轻快如珍珠落玉盘似的嗓音,被高阔的大厅一扩,他们在饭厅这边也听得清清楚楚。

“我们回来了。哎呀这路上堵的呀……”

明诚也听到了,从厨房里探出头来。

四人相视一笑。

FIN

评论(15)
热度(170)
  1. 兵长一米六春风明月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
© 春风明月闲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