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子手艰难复健,CP可逆/互攻/无差/不拆

[伪装者][台风/楼诚]老师我有个问题 番外(上)

番外之我有男朋友了(上)

明台突然承认这件事,把大家吓了一跳。

彼时明家四人吃过饭,一人一杯波特酒喝着,明镜又提起明台的恋爱问题来。明镜特别喜欢操心他的人生大事,总是催着赶着问他有没有新认识哪个女孩子,明台因此很肯定自己一毕业就会被大姐逼着去相亲乃至结婚生子。明楼则对此不以为然,本来明台在他眼中就是个小孩子,小孩子谈什么恋爱,过几年长大了再说。

“你大哥啊,我是指望不上了。”明镜一边说,一边不由自主瞟了明诚一眼。其余两人也不由自主跟着瞟了一眼。

明诚一抬头,三双眼睛同时盯着他,吓得他往椅背上一缩。

“都看着我做什么?”他小声问。

明镜咳了一声,继续对明台说:“你马上是要步入社会的人了,要收收心,正经做事。我呀,就指望你给明家开枝散叶了。”

明台没有马上回话。他装模作样叹了口气,一副烦恼的样子,成功把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,这才用斩钉截铁的语气对他们宣布:“也别指望我了。我有男朋友了。”

明镜和明楼顿时目瞪口呆。

明诚默默放下杯子,起身走出了饭厅。

良久,明镜才喃喃自语道:“上梁不正下梁歪。我早该想到了。”

明楼罕见地张口无言。

这时明诚回来了,端着托盘,上面放着四个威士忌杯,杯中是冰镇伏特加浸着一片新鲜切好的柠檬。这是明家的习惯,每当他们需要好好谈一谈时,他们就去冷冻室开一瓶伏特加。他们还经常拿这个来捉弄初次登门拜访的朋友,不知道的往往以为是柠檬水或柠乐,第一口中招还不觉,酒量浅的最后都要横着出去。

明台上半身挂在椅背上,用水果叉挑起柠檬片,饮了一口,冻得粘稠的液体漫过舌面,冷冰冰且满是柠檬的酸甜清香,凉意顿时沁入心脾,紧接着又有一把火从胃中烧起,全身都热了。

明镜现在看起来恢复了冷静。她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,问道:“我记得你之前不是有个女朋友叫……叫锦云的嘛?”

明台诧异地看了她一眼:“那都什么时候的事了。早分啦。”

“啊。”明镜点点头,捧起杯子喝了一口。“现在这个在哪里读书?是同校的同学吗?”

“他不是学生,是大学老师。”

明楼呛住,开始咳嗽起来。明诚连忙拍他的背帮他顺气。

“哦。”明镜又点点头。

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明楼顺过气来了,一字一顿还有点咬牙切齿地问道。

“你也认识。”明台善意地提醒道。

两道视线箭一般射向明诚,吓得明诚连连摇头:“不关我事!我什么也不知道!”

“大哥,你想哪儿去了。”明台服了他俩的想象力了。他一口气喝光杯中余下的酒,用手指转着水果叉,似乎在考虑拿那片柠檬怎么办,接着才抬眼对他们一笑:“你们很快就能见到他了。”他兴高采烈地通知他们:“我磨了他好久,他终于答应元旦来我们家吃晚饭啦!”

“我先打断你的腿!”明楼终于忍不住了。他一下子站起身,明台完全是条件反射地滚下椅子,一步就跳到明镜身后去。

明镜和明诚同时站起来。明诚伸手拉住明楼的袖子,明镜则出人意料地往旁边跨了一步,把明台暴露出来。

明台呆住了。明楼眉毛一扬,往前一步,左看右看,找有什么顺手的东西。

“阿诚哥救我!”明台扯着嗓子叫起来。

“大哥!有话好好说。”明诚挡在明楼前面。

“你别护着他。”明楼心里越气,表面越冷静,“他就是被你们宠的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完全不管家里会怎么样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解开袖扣将袖子卷起来,看过来的眼神凌厉得让人发抖,“骂也骂过,打也打过,你这毛病怎么总也改不了?你还有没有道德?懂不懂廉耻?”

“他不是我学校的,是你们学校的,我们碰巧认识了,那时候他还是单身,有什么问题?我看不出有什么问题!”明台本来瑟缩在一边,一听这话猛地挺直腰脊,大声讲了一通,表情前所未有的倔强,“我这次是认真的。这辈子要没有他,也不会再有其他人。”

明楼听见不是明台的老师,稍微消气,听到后一句“你们学校”云云,立刻又怒火连天:“你知道一辈子是什么概念吗?张口就敢说!突然就要把人带家里来,你问过我们的意见没有?小孩子一个,被骗了还帮人数钱。”他见明台咬着嘴唇又委屈又不服气的样子,不由冷哼一声:“我说错了?我问你,你到底瞒了我们多久?为什么到现在才敢说?是不是知道我们会不同意?”

明台一句话也答不出来。

“你想打我们个措手不及,我也回你一个措手不及。”明楼一只手抵在明诚胸前将他轻轻推开,但他没有走近明台,而是原地站定,严厉地瞪了他一眼:“现在起你被禁足了。到元旦为止。”

“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!”明台难以置信地嚷起来,“你关不了我!”

“你尽管试试。”明楼说。

明楼亲自写了假条送到Z大,学校和部队双双准假,于是明台被正式禁足。虽然家里白天没人在,又没有专人看着他,但他也不敢违反禁令真的出门去。他生性好动爱玩,喜欢和朋友在一起,困在家里一天就要闷死他。头三天还联络不上王天风,更是让他满心郁闷,饭不想吃,酒不想喝,XBOX不想玩,手机也没意思,一头栽倒在床上就能躺一天。

第四天他睡到下午1点,方被手机铃声叫醒。他一看来电显示是王天风,顿时又惊又喜,立刻清醒了。

“打不通会有记录,我看到记录自然会打回去的。”王天风第一句话是这么说的。

明台知道对方是在说他打了39个电话发了无数条微信的事。谁叫他无聊呢。他就照着准点打,过一个小时就打一个电话。

“都是老师你不接我电话!”明台立刻开始撒娇,在床上扭来扭去,身上裹着被子把自己缠成一团,“我这四天过得好凄惨!老师你为什么总是对我这么冷淡!明明我们已经……”

“我不是跟你说了我要闭关写教材吗?”王天风的声音带着点无可奈何。

仔细一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,明台模模糊糊有点印象。“我不管!老师你要补偿我!”

“我是不会去你家吃饭的。”王天风马上警惕地说。

“你不用担心。我跟大哥提了,大哥不同意,还把我禁足了。我都一星期没出门了。”明台一边艰难地从被子里钻出头来,一边哼哼唧唧、哀哀怨怨地说,“哼,这下你也开心了。”

电话那边静了一下。

“你怎么跟他说的?”只听王天风问道。

“大姐逼我去相亲,我只好说我有男朋友了。然后大哥就开始骂我不知廉耻,居然干这些伤风败俗的事儿……”明台来劲儿了,把事情添油加醋、颠倒是非地那么一说,“最后他说,你想来我们家吃饭,门儿都没有!”

王天风一直安安静静听着。明台说完了良久,他才幽幽地接了一句:“既然他这么不想我去,那我去定了。”

明台用力握着拳头,指甲都掐进肉里,强忍着说:“老师你别冲动啊。我也想你来,可我不想你来我们家受大哥的气。”

“他还想欺负我?到时候指不定谁哭呢!”王天风闻言冷笑一声。然后他叫明台别管,三言两语挂了电话。

明台丢了手机,把脸埋进枕头里,闷声笑起来。

评论(25)
热度(205)
  1. 兵长一米六春风明月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
© 春风明月闲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