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子手艰难复健,CP可逆/互攻/无差/不拆

[伪装者][台风/楼诚]老师我有个问题 09(正文完结)

Part 9
A大和Z大同为名校,从综合实力来说不分伯仲,但也正因如此,凡是遇到排名,一定要争个高下。B市高校联赛,虽由T大提议,实为A大牵头,并将B市过半高校都拉了进来参赛。第一届冠军就是A大。第二届Z大带着剩下的高校加入并拿走了冠军奖杯。之后在A大支持、T大带头提议下联赛通过表决修改了赛制,从单淘汰制改为小组循环赛。接下来两届又是A大成功卫冕。

这一届Z大派出的队伍依然由郭骑云领队,队员也完全是去年的阵容。明台今年升任A大校队队长,上一级队员到了大四全都派驻地方,因此队员都换了新面孔。

A大新队员之间配合还算默契,且个个手感绝佳。但Z大队员之间的配合已经炉火纯青,虽然一开始被A大迅猛的攻势冲乱了节奏,但很快稳下来,在第三节结束时已经将比分拉平。

第四节开场2分钟左右A大队失球,教练立即叫了暂停。明台知道肯定是因为他们节奏已乱,果然教练就是训斥他们这个。这一届队员颇有天分,一直被当作秘密武器训练,没打过大比赛,而且个个自视甚高。明台觉得刚上场就遇上这么强劲的对手,挫挫锐气也好。教练估计也是这么想的。

第四节双方各有进球,比分仍然持平。不仅场外气氛紧张万分,场内尤其是明台的队员,也是异常心浮气躁。在最后第四十六秒,一名队员与郭骑云上篮时发生冲撞,两人都倒在了地上,A大队立刻被判投篮犯规,罚球两次。

第一个没中。失望的叹息与庆幸的叫好混杂在一起响彻全场。郭骑云的表情没什么变化。他一向沉着冷静,也因这份可靠做了队长。

他运了一次球,直起腰,稍侧身,右手轻巧地托出,球滑过一道漂亮的抛物线,正中篮筐。

瞬间欢呼声简直能掀翻屋顶。接下来四十六秒没什么悬念,一个“拖”字,比赛结束。

之后双方队员握手致意的时候,明台真心实意地恭喜了郭骑云:“打得真好。”

“运气运气。”

明台摇摇头:“不是运气。”

郭骑云看看他,笑了:“总该让我赢你一次吧。”

两人互握手再碰拳又撞胸,这才分开。

之后教练又抓着他们分析战术,大家或坐或站,一边喝水一边擦汗,足足听了半个多小时,才被放去冲澡。教练先去聚餐的饭店等着,其他人迅速冲完换好衣服也陆续走了,明台让着队员们,自己留在最后一个。

他出来的时候洗浴间果然已经空无一人,他把毛巾盖在脸上,躺在中间的长椅上,任思绪放空。

本来胜败乃兵家常事,他也从来没有介意过,但他之前把话说得太满,现在却打输了。

王天风在观众席看着呢。

这跟他想好的不一样啊。

唉。

如果他可以蜷成一个球,此刻他已经在长椅上滚来滚去。但他只是四肢摊开躺在那里,脚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椅脚。

“明台同学。”

听见这个声音,明台顿时微笑起来。他咬着嘴唇忍了又忍,这才拿开脸上的毛巾,从长椅上慢慢坐起来,看向门边的人。

王天风穿着浅蓝色休闲西装,底下是白衬衫,斜倚着门框站着,烟灰色围巾和黑色羊绒大衣搭在他臂弯里。

明明心里的火苗已经噌地燃起来了,明台偏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。“原来老师知道我的名字啊。”他恍然大悟似的一字一顿地说。

“嗯,知道。”王天风懒洋洋地回答。

明台顿时摁捺不住了:“老师!”

王天风望着他,嘴角翘起来,眉眼也弯弯的像月牙儿。

今天的王天风似乎有点不一样。现在的明台好像心跳得有点快。他心里美滋滋地冒了一会儿泡泡,突然想起一个问题,顿时又垂头丧气起来。

“老师,我输了。”

王天风先是嗯了一声,停顿了一秒,才不紧不慢地说:“可我这个人就喜欢雪中送炭,不喜欢锦上添花。”

明台抬起头,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王天风,笑容越扩越大,耀眼得如夏日正午的阳光。

王天风微微眯起眼睛,也笑了。

他们从体育馆出来。人群已经散去,正是休息时间。校道无人,空余积雪,天寒地冻,冬风朔朔。明台套件帽衫裹着羽绒夹克,蹦蹦跳跳地走在大步流星的王天风旁边。然后靠近一点,再近一点,使他们可以肩并着肩。

“太近了。”

明台一下就弹开两米远。

但过一会儿,他又偷偷摸摸、磨磨蹭蹭地挨过来。他们的肩膀会在走路时相撞。

王天风侧过头看了明台一眼。

但明台一点也不怕。他睁大眼睛望回来,刘海下的眼神明亮又朝气。

这小子。

只见明台高昂着头,抬起下巴,大声说:“老师!我有个问题!”

两人对视一眼,同时想起了那次课堂的情形,都笑了。

“问。”

“我能牵老师你的手吗?”明台年轻的脸上是破釜沉舟的勇气。

王天风停下脚步。明台没反应过来,多走了两步才停下,回过头来愣愣地看着他。

“为什么?”王天风正色问。

“啊?”明台不知道是没想到他会这么问,还是被他冷峻的表情吓到,好不容易鼓起的自信像气球一样被戳破了,半晌才支支吾吾地说:“我……我手冷。”

王天风从大衣口袋里抽出一双烟灰色羊绒手套,抛给明台。

明台下意识地接住了。他看了一眼王天风,张了张口又闭上。

“怎么?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?”王天风挑眉问道。

“老师又不是别人。”明台想了想,认真地说道,然后把手套戴上了。

柔软舒适的毛料包裹着他的皮肤,温暖贴合得如同另一个人的手掌。

他们继续往前走。一点寒意吻在王天风脸颊上,他和明台同时停下来朝天空中望去,看见雪花洋洋洒洒飘落下来。

“我第一次见到老师时,也在下雪。”明台突然说。王天风转过头去看着他,但他依然抬头看着天空若有所思。终于他低下头来和他对视,目光如雪般坦荡而纯净。他轻轻地说:“老师,明年的雪,也和我一起看吧。”

“这就是你的要求?”王天风不疾不徐地问道。

明台呆了呆,有点紧张地点点头。

“好。”

雪越下越大了。这不是今年的第一场,也不会是今年的最后一场。

但此时此刻,这一场雪,是属于他们的。

评论(22)
热度(110)
  1. 兵长一米六春风明月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
© 春风明月闲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