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子手艰难复健,CP可逆/互攻/无差/不拆

老师我有个问题06之不负责任脑洞小剧场

依旧是最喜欢暗搓搓看评论的我……
 @低级桨  同学评论:老师会不会因为见过大哥钱包里的照片而认出小少爷?
老师会吗?来看小剧场!
依旧不打tag作为感谢大家关注的谢礼/=w=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明楼听完戏,突然犯馋想吃炒肝儿。周末市里交通堵得不成样子,所幸想去的留仙居离剧院不远,他和王天风两人就弃了车,决意步行走到留仙居去。王天风身体不好,不宜剧烈运动,明楼陪着走得也慢,半小时的路程被两人硬生生走了一个小时。两人一路上互相嘲弄讥笑,倒也不知不觉走到了。

店铺面积小,人又多,他们还得和别人挤一张桌子,明楼尚可,王天风则有点不高兴了。王天风他这人臭毛病多,不喜欢跟陌生人一张桌吃饭是一条;越不高兴,越要笑眯眯的,这是另一条。

果然,正当明楼心满意足舔着勺子,王天风发作了。只见他笑容可掬,关切地问道:“你和你家阿诚吵架了?不给你饭吃?看把你饿的,跟饿死鬼投胎似的。”

明楼从容不迫地刮着碗里最后一点汤汁:“食不言寝不语,懂不懂?”

“我有时真讨厌跟你一起出来,吃个炒肝儿还要看你人模狗样地装上流社会。”王天风冷哼一声。

“这跟上流不上流没什么关系,这是最基本的教养问题。”明楼放下勺子,向服务员示意结账。

服务员过来了,明楼拿出钱包数出自己的那份放到桌面上,正要收回钱包,就听服务员柔柔弱弱又斩钉截铁地说:“还差十六块。”

他抬眼望向王天风,语气温和低沉,如一声春雷:“之前的票钱就是我付的。”

王天风一笑,眉眼舒展开来,似依依杨柳:“我没带钱。”

“你X,不带钱还敢出来玩?”明楼差点忍不住破口大骂。

“跟明大校长出来,还带什么钱。”王天风不紧不慢地说,“我一贫如洗,两袖清风,哪里比得上明校长日进斗金,生财有道?”

“你这是诽谤!有证据吗?”明楼当场就拍了桌子。

“我要是有证据,你还能坐这里和我吃饭?”

明楼怒极反笑:“那也比你一天到晚勾引学生强。”

“你说谁勾引学生?”王天风拍桌而起。

“说的就是你!”

眼看两人就要打起来,同坐一桌的客人早看呆了,只有服务员怯生生地插了一句:“你们谁能先把账结了?”

明楼气呼呼地打开钱包抽出一张二十块,抬头发现众人正伸长脖子瞧着呐,顿时啪地一声把钱包合上:“王疯子!你偷看我的钱包做什么!”

王天风冷笑一声:“你钱包有什么好看的?除了你家的合照还有什么?我看一眼能看得你夫妻反目、兄弟阋墙吗?”

“不准看!我家好好的孩子,不能被你看坏了!”明楼蛮不讲理起来,跟王天风不相上下。

“说够了没有?说够了就把账结了,别让人小姑娘等着。”王天风说完就径自走出店门口。

而明楼第一百次在心里发誓,以后再也不跟王天风一起出来玩了。

评论(9)
热度(81)
  1. 兵长一米六春风明月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
© 春风明月闲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