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子手艰难复健,CP可逆/互攻/无差/不拆

[伪装者][台风/楼诚]老师我有个问题 06

Part 6


桂姨听说明诚这周末都留在家里休息,不回学校备课,很是高兴。晚饭做得丰盛异常,令人光闻着味道就流口水。

“桂姨就知道偏心。”明台嘟嘟囔囔地坐下,“平时我要是想吃什么,怎么求着做也不肯。”

桂姨端出一盘锅包肉,这是最后一道菜,也是明诚最喜欢的一道。她听见明台抱怨,不由抿嘴一笑:“你那个三分钟热度啊,我还没做出来你已经不想吃了,给你做也是浪费。”

“你看桂姨都说你。”明楼在一旁接话道,“你要改改这种随心所欲的性子,现在是家里人护着你,以后进入社会,可有得你受。”

明台不说话,忿忿地用筷子戳着碗里的米饭。

明镜横了明楼一眼,还未说话,明诚已经开口了:“还能不能好好吃饭?”

明楼连忙连连摆手,示意自己不说了。

桂姨见状,和明镜相视一笑。她环顾四周,觉得都收拾好了,没什么遗漏,于是打个招呼就回去了。自从桂姨的继女生了宝宝,桂姨就大部分时间都在她家,每次给明家做完饭,都急匆匆回去带孩子。

桂姨原本无儿无女,十几年来一直在明家帮佣,可以说看着明家四人长大。其中她最疼明诚,这也难怪,阿诚一直是最乖的。明诚并非明家夫妇亲生,是被明家夫妇收养才来到明家,初来乍到寡言少语,看谁都是怯怯的神情,别人大点儿声跟他说话都会吓着他,也从来乖顺听话,别人不说可以的东西,他碰也不会碰。桂姨看他小小年纪,不知道遭遇多少冷眼才养成了这副性子,因此格外怜他。

别看明楼现在一派成熟稳重,但少年时可是爬树掏鸟、逃课打架,无所不作,更糟的明台跟着有样学样,才上幼儿园的年纪,不仅知道给大哥放风,还学会在大人面前撒谎打掩护。阿诚来了以后,明楼自觉有了更好的玩伴,立刻就嫌小弟一团孩子气,丢下明台,天天带着阿诚招摇过市。阿诚又是个乖孩子,不会明着反对明楼。只是当明楼被家里大人发现,要挨打时,他这边受刑的还一声没叫呢,那边阿诚看在眼里,已经急得眼眶一红,眼泪就跟珠子似的落下来。自此明楼就很少出去淘气了。后来明家突遭变故,明氏夫妇遽然离世,明镜婚约作废、弃笔从商,明楼也仿佛一夜之间就舍弃了少年时代,变得喜怒不形于色。只有明台,当时年纪尚小,不知悲苦,在大姐大哥的看护下,竟是活活泼泼、无忧无虑地长大了。

只是偶尔,明台淘气受罚,明镜会开玩笑似的提起旧事,埋怨明楼当初都是他起的头。但这又难免触动心事,使人伤感。这时阿诚就会出来打断,另起话头。他少小时来明家,跟着明家三姐弟一起长大,虽无血缘,比血缘还亲。他说的一句话,比其他人说千句万句都管用。

也是因此,桂姨常说,有阿诚在,她也就放心了。她在前年经人介绍,与一个离异的中年男人相识结婚,今年继女又生了小孩,喜事一桩接一桩,本来应该不做了,但舍不得明家四人,仍然周末回来给他们做饭,做完了才回自己家去。因为她偏疼阿诚,如果阿诚多留一日,那两日的菜必定格外丰盛。

桂姨走了不久,明楼也急急忙忙地吃完了,站起来要走。

“你要到哪里去?”明镜见他这样,就问他。

“我跟疯子约好了去听戏呐。”明楼听到大姐问,又站住转过身来回答她。

明台对于这个大哥口中的“疯子”,向来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,不免好奇多问了一句:“大哥你是不是只有'疯子'一个朋友啊?怎么每次出去玩都是和他一起呀?”

明楼顿时如受重创:“怎么可能!我明楼朋友满天下,谁人不识!今天是正好疯子约我,要平时我才懒得理他!”

明诚还强忍笑意,明镜就直接笑出声了:“那你倒是说出一个来呀?不是那种逢场作戏的酒肉朋友,而是可以真正一起喝茶听戏、赏花逗鸟的朋友?”

明楼站在那里苦思冥想了好一会儿,渐渐地表情变得悲哀起来。明诚见他怪可怜的,连忙说:“好了好了快去吧,要是迟到了又得被笑话。”

明台不怕死地问:“阿诚哥,你怎么不陪大哥去啊?”

“他那些老干部的爱好,我才没什么兴趣。就让他和朋友玩去罢。”明诚也是脱口而出。

明楼看起来又是受了重重一击。他站了一会儿,其他三人早低下头吃自己的饭去了。他只好咳嗽一声:“大姐我走了。”

明镜点点头。

“大哥再见!”明台也立马乖乖地喊了一声。

只有明诚没说话,他嘴里还含着那块锅包肉舍不得咽呢。明楼见了,就弯下腰去,手搭在他肩上,在他耳边低低说了一句:“我走了。”

明诚显而易见地颤抖了一下,脸都红了,好半天才嗯了一声。

明楼听见他答应,就直起身走了。

等到大门关上了,明诚才冲出饭厅,随后厨房就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。

明镜和明台对视一眼。

“大姐你说,大哥和阿诚哥,他俩……是不是……还没有……”明台先忍不住了。

“不能吧!”明镜马上否定了。

“可是为什么直到现在阿诚哥还是……”

“应该是因为在我们面前,害羞了。”

明台摇摇头,凑近明镜小声说:“又不是新媳妇刚进门,有什么害羞的。要是的话,为什么他们从来不说呢?”

明镜认真想了想:“可是他们那样相处,难道不是吗?”然后她叹了一口气,“唉,开始时没有问,后来就不好问了。”

两人一时陷入了沉思。

评论(10)
热度(120)
  1. 兵长一米六春风明月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
© 春风明月闲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