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子手艰难复健,CP可逆/互攻/无差/不拆

[伪装者][台风/楼诚]老师我有个问题 05

*lo主这两天出门玩啦,但是你们看我一回来就立马补上,是不是比小少爷乖多了(・ω・)ノ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Part 5

明台在A大,学的是航空航天工程,跟政治经济学八杆子打不着边,况且就他平时那个半吊子水平,能问出什么有深度的问题来。他凭借对高中思想政治课的回忆,勉强记起了上层建筑、经济基础几个词,然而也就如此而已。

这时候王天风的教师素质就显现出来了,面对明台简单粗暴、近似于砸场子一样的高中政治问题,他竟然耐心仔细地回答了,从李嘉图讲起,把几个学派的代表思想给梳理了一遍,仿佛他们上的不是方法课,而是历史课。有几个学生默默地又把录音笔拿出来,但大部分人只是呆呆地盯着桌面。

至于明台,因为王天风习惯性地走近提问的人,这是他第一次能好好的看清楚王天风,他们近到他一伸手就能将对方拉到身边来。

真奇怪,不过只是一个月,他却觉得他好像已经找了他很久很久了。不过只是见了三面,他却觉得他似乎已经认识他好久好久了。

王天风终于讲完了,他一直专注地看着明台,是在看他听懂了没有,但那双眼睛那样望着他,看得明台一时有点心猿意马。

“你明白了吗?”王天风问他。

明台点点头又摇摇头。王天风也不生气,他看了一下表,以挺温和的语气说道:“基础这么差,听不懂也是有的。回去好好看书,不懂的看到懂为止,不要浪费我上课的时间。”然后他走回衣帽架处拿起大衣。学生们知道这是下课的暗示,立刻纷纷起身走人。

郭骑云要走,被一个斯斯文文的女生叫住了:“郭骑云你站住。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郭骑云顿时脸皱成苦瓜,明台对他爱莫能助地耸耸肩膀,就箭步如飞冲到王天风身边,覥着脸问:“老师,你现在去吃饭吗?我和你一起去!” 

王天风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:“我不习惯和人一起吃饭。”

明台笑吟吟的说:“我也不习惯。可我就是想和老师一起吃。”

王天风闻言不免又看了他一眼,那种似笑非笑、意味深长的眼神,直看得人心里痒痒的。然后他就往外走。

明台瞧着也不是拒绝的意思,赶紧乐颠颠地跟了上去。

他们去学一饭堂的路上和排队的时候,明台一直缠着王天风问各种问题:老师你什么时候来的Z大,老师你住哪儿,老师你平时喜欢干什么……王天风神奇地一一回答了,尽管这些答案在事后想起来没有透露任何实际信息。但他们一问一答有来有往,明台就很高兴了。王天风唯一主动和明台说话,是为了叫明台好好走路,小心撞人。

“我就要这样走嘛。”明台走在王天风前面,两手插在口袋里倒着走,“说话的时候能看着老师。”

王天风真是不能理解现在年轻人什么脑回路,所以也就随他去了。

明台一个人兴高采烈地说了一阵儿,突然觉得不对,嚷嚷道:“老师!为什么都是我在说?你对我不好奇吗?不想知道我的名字吗?”

王天风瞟了他一眼,嘴角流露出几分笑意,然后不紧不慢地说:“如果你足够优秀,我自然会知道你的名字。”

这话马上让明台老实了,让他在排队的过程中一直安安静静的,直到他打了菜要刷卡的时候,他转过头来讨好地笑笑:“老师,我忘了带……”话音未落,王天风已经递过饭卡把钱刷了。

“谢谢老师!”明台一乐,啪地一声立正敬了个军礼。

王天风挑挑眉,没说话。

明台还真的饿了,一坐下他就专心致志吃起来,半晌抬起头,发现王天风正忍俊不禁地看着他,表情跟家里人看他吃饭的表情一模一样。

“我是不是吃相特别好看?”明台恬不知耻地问,“要不然大家怎么都喜欢看我吃饭呢?”

王天风这下真笑了。“你的吃相是挺有福气的。”他慢悠悠地说。

闻言明台毫不吝啬地向对方露出一个得意洋洋的、大大的笑容。

王天风眯了眯眼,仿佛被刺眼的光线直射似的。他又低头看了看表:“慢慢吃,老师有事先走了。”

“我送老师!”明台作势起身。

一只手伸过来摁住了他的手。

“不用。”这只手又拍了拍他的手。

而明台倒回座位上。他没有回头望对方离去的方向,他只是坐在座位上,将手指慢慢蜷起来。那温暖而干燥的肌肤贴在他手背上的感觉,他仿佛仍能感受得到。



评论(16)
热度(128)
  1. 兵长一米六春风明月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
© 春风明月闲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