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子手艰难复健,CP可逆/互攻/无差/不拆

[伪装者][台风/楼诚]老师我有个问题 03

Part 3

《逻辑学导论》的老师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,明台很失望,幸而是大课,他又坐最后一排,老师刚说完第一句话,他就从后门溜走了。

他把手机备忘录上的这位老师的名字删除,又排除了一个。他进展很慢,一个月过去了,加上今天也只排除了四个名字而已。他前三次来认人竟然都碰见了于曼丽。这世上有那么巧的事吗?直到他逃出教室还能感觉到于曼丽狐疑的目光如芒在背。第三次她终于忍不住了,好奇又鄙夷地问他:“你们国防生怎么都那么闲呢?”

不闲!一点都不闲!逃课是那么容易的事吗!就算有些课可以逃,训练是绝对逃不了的,还有各种集合训话、突击检查。他每次出来都是建立在血淋淋的贿赂上呀。他听见于曼丽这么说,完全不念及他舍命陪君子陪她四处吃喝玩乐的情谊,不禁一时间悲从中来。他今天找课室的时候还又差点被明诚见到。他走过一间正在上课的小课室,随便透过门上的玻璃往里瞧了一眼,正巧讲课的老师写完板书转过身来……妈呀阿诚哥!当时就把他吓趴下了。经过的同学以为他晕倒了,还要来扶他。

唉,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。他一会儿回去就把明诚的课程安排都查出来。他倒是不担心撞见明楼,因为明副校长那叫一个贵人事忙,连他现在也只是周末家里吃饭的时候见他一回。就这样明楼还见他一回批评他一回,搞得明台对回家吃饭这件事是又爱又怕。

他心不在焉地往东门走,经过篮球场时出于习惯看了几眼,正好看见郭骑云在那里训人。郭骑云也看见他了,朝他挥手。

“你来得正好!过来玩玩吧?”郭骑云叫他。

“不好吧。我没鞋换。”明台一边推辞说,一边就自发自觉绕过铁丝网进去了。

“那就把鞋脱了,光脚来。”郭骑云大大咧咧地说。他转头向其他人示意:“这位是A大篮球队队长明台,你们今天有福了,让高手来虐一虐。多学着点啊。”

“哪里哪里,互相切磋学习哈。”明台假装谦虚,“这是今年新进的队员?”

“对。今天给你个机会来刺探敌情。”郭骑云一边指挥分组,一边回答他,“我听说你们今年新来的都很不错嘛?”

“嗨,再好也是打着玩,我们这些业余的能和你们体育特长生比吗?”

“少装啊。我们院系之间比赛多,只有校际联赛才聚起来练练,不如你们练的多配合好。”说完郭骑云催促双方站位。他自己当裁判,拿着球看看两边示意他们准备好,然后把球往上抛起。

郭骑云把新手分给他一组,老队员一组,打了才一节,他就有点累了。先不说这几个小孩那叫什么走位,走得跟朵云似的,还因为他自己虽然穿的是休闲运动鞋,毕竟不是篮球鞋,打着打着他就感觉到有点不得劲儿。他一不舒服就不想再打,担心受伤。大学生篮球联赛就要开始,这时候受伤可不是闹着玩的,更何况意外之所以为意外,就在于它往往在不经意间发生。

他转出三个人的包围,将球传给另一个人,自己迅速回身跑到篮底等着。就在这时,篮球场旁边,铁丝网的另一边,他看见汪曼春和一个人并肩经过。那个人漫不经心朝这边看了一眼。整整齐齐的头发,整整齐齐的着装。手上不拎着公文包也没有咖啡,只是戴着黑色皮手套,不由让人想起他握着深色包装的纸杯的优美手指。

然后明台就被球狠狠砸中了脑袋。

“明台!”郭骑云急急忙忙跑过来。他检查一番感觉没什么大碍,马上就对他开嘲讽:“傻了吧你!接不到不会躲啊!你还是小学生吗!”

明台还有点晕晕乎乎的,他也顾不上了,抓着郭骑云问:“哎那是谁啊?那边刚走过的那个?现在走到长椅边的那个?”

郭骑云往他指的方向看了一眼:“哟!是我们艺术团的汪老师!漂亮吧?女神吧?”然后他拍拍明台的肩,语气一时颇为语重心长,“你没戏的。追她的人都能组成一个大学了。”

“我知道!”明台咬牙忍耐着,“我穿开裆裤起就认识曼春姐了好不好?我是问她旁边那个!”

郭骑云就又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:“哦,你说我们院的王老师啊。”

明台顿时大喜过望:“你哪个院的啊?”

郭骑云顿时勃然大怒:“你妹!我跟你打了三年球,你居然还是不记得我哪个院的?”

“反正我什么时候都可以再问。”明台不以为然,“比如现在,你哪个院的?”

郭骑云看上去在揍他一拳和立马走人之间犹豫,但他最终只是悻悻然答道:“我政管的。” 

“那王老师……”

“我们院政治经济系的副教授。”

“哎那他叫什么?”

“王天风。”

明台这是第二次望着对方的背影了。

我就说他一定是老师嘛。

他忍不住微笑起来。


评论(11)
热度(141)
  1. 兵长一米六春风明月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
© 春风明月闲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