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子手艰难复健,CP可逆/互攻/无差/不拆

[伪装者][台风/楼诚]老师我有个问题 02

Part 2

明台一回到学校就立刻上Z大官网搜遍师资信息。不要问他为什么,他就是觉得那个人一定是老师。一一排除了有照片的教授及讲师后,还有五十七位没有照片。这网站谁维护的,能不能上点儿心。他这周回家要和大哥好好建议一下。幸亏其中又有三十九位他是生活中就认识的,所以只剩下十八位了。他又通过他们的教育背景排除了六位年纪不符的,剩下十二位。看看,这也不难嘛。他又问了他在Z大认识的朋友们,排除了一位女教师(这名字真大气)、一位外出开会和一位因公出国的。最后剩下九位。加油,明台,你很接近了。他鼓励自己,又记下这九位老师的课表,打算到时候去蹭课,见一见就知道了。

周末的时候他回家吃饭,可能是想到下星期一就开始实行找人计划,有股兴奋劲儿,连带着多吃了一碗饭,看得明镜十分心疼,问他是不是学校太辛苦了,怎么饿成这样。

“要不给你请个保姆吧?”阿诚问,“在学校那边租间房,给你做饭。”

明台还没来得及拒绝,明楼已然冷哼一声:“他这是哪里来的金枝玉叶,上个学还要伺候得饭来张口衣来伸手。”

这话说的,明台立刻放下筷子、垂下双手,做出一副恭听圣训的样子,果然引得明镜瞪了明楼一眼:“这不是看他辛苦吗?他一个小孩子,一个人孤孤单单在学校,一个星期才能回来一次,疼他还有错了?”

一对上大姐,明楼再不已为然也不好表现出来,只好陪笑了事。他这个让人头疼的小弟,虽然天性聪颖、悟性过人,到底挡不住生性爱玩,又兼大姐溺爱、阿诚护航,学什么都不好好学,从来三分钟热度,胆大包天,什么事到了他那里先看好不好玩。他就算有心管教,手还没举起来,明台就开始哎哟哟叫唤,两双眼睛立刻就寻过来,他这手还是只能放下去。为了明台的教育,他也算操碎了心,从小都是上最好的学校,什么有兴趣都请最好的老师,到了高三,本来想通过自主招生让他到Z大,谁知道明台偷偷报了A大的国防生,还被录取了。当时明楼是招生处主任,刚刚才和A大在媒体上互呛完,转头就发现自家小弟成为了对头学校的学生,差点没把他气死。

他回家兴师问罪,明镜还高兴得不行:“国防生好啊,哎呀,我们家明台穿军装多好看啊。”

“大姐,他毕业了是要去边疆的,你真舍得?”明楼开始头疼。

“到时候找医生开个证明,说他身体有问题不就好了嘛。这事你不用管。”明镜白了他一眼,又满脸喜色地转向明台,“我们明台呀真是优秀,阿诚你说是不是?”

阿诚在旁边忍俊不禁地点头。

回想往事明楼头更疼了。他捏捏眉心,回过神来。阿诚看他这样,低声对他说:“一会儿吃完饭吃点药吧?”他勉为其难点点头。

明镜忍不住说他:“你这毛病啊,什么时候能好。当初叫你安安心心做教授讲师你不要,非得要去趟浑水。你是殚心竭虑、尽职尽责,可有人说你好没有?”

阿诚见明楼眉头皱更紧,赶紧转移话题:“明台,我昨天好像看见你了是不是?你不上课了?跑Z大来干什么?”

“没有啊!”明台下意识就否认了。阿诚眼一眯,露出了几分怀疑神色。呸呸呸,他否认做什么,逃个课又没什么大不了的,搞得自己好像做贼心虚,真做了什么坏事一样。“哦对。我想起来了,我去找于曼丽玩呢。”

明镜一听,顿时兴冲冲地接话说:“哎,上次在商场碰到则琴,我还愣呢,她旁边那个那么漂亮的女孩子是谁啊?真是女大十八变呐。”她转向明台,“说起来这孩子好久没来家里玩了,你偶尔也请人到家里坐坐嘛。”

“好好一个女孩子,别祸害人家。”明楼则瞪了他一眼,“自己逃课就算了,还拐带别人家好孩子干什么。上学就该好好念书,别整天想着谈恋爱。”

明镜一听就忍不住笑了:“上学不准谈恋爱?你上学的时候没谈过恋爱?”

“我谈那是认认真真地谈,他这小子就是耍流氓。”明楼可能真是头疼得厉害,嘴一快就说出来了。

“谁耍流氓了?谁耍流氓了!大姐!阿诚哥!你们听听!”明台果然不乐意了,嘴嘟得能挂油瓶,看得明楼忍不住又想抽他。

明镜立马跟着给了明楼一个白眼:“怎么说话呢?在外面横就算了,欺负到家里来了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食不言寝不语!”明镜叱了一句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吃饭。”阿诚夹了块排骨到明楼碗里。

餐桌上终于安静了。


评论(12)
热度(113)
  1. 兵长一米六春风明月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
© 春风明月闲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